当前位置: 主页 > 现场直播 > 内容

热门内容

直播平台300多个摄像头

时间:2017-05-05 17:3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一家内衣店的直播里,可以清楚地听到顾客和店主的谈话内容。平台显示累计观看量近13万次。

  一家盲人按摩店的摄像头对准了店内的三张床位,一位女顾客躺在画面下方的床上,另一位顾客正在进行按摩。到目前为止,已有超过45万人观看了该店的营业画面。

  购买一台360智能摄像机(价格在100-400元之间),在手机APP上注册登录并选择“连接我的摄像机”即可

  想象一下,无论你是在教室上课,还是在内衣店试衣服,又或者在按摩店刮痧,你的一举一动都被放到网络平台直播,任何人都能看到,而你自己却全然不知。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只存在于影视作品里?不,它可能发生在每一个人身上。近日,一款名为“水滴直播”的网络平台,因直播全国各地摄像头拍摄到的现实场景,引发热议。成都晚报记者调查发现,仅在成都,就有超过300个地点的摄像头画面被上传至网络平台直播。

  打开“水滴直播”网页,可以看到首页设置有生活、宠物、商家、教育等多个频道。记者键入关键词“成都”,搜索结果页面多达19页,超过300个生活场景。其中一个名为“成都街景(西大街)”的直播,已经累计超过100万次的播放量。

  从直播画面中可以看到,这些摄像头位于十字口、商场、小区,也有理发店、酒吧、网咖包间这类较隐私的场所。出现在画面中的人可能从未曾想到,自己就这样被成千上万的陌生网友“”了。

  在春熙九龙商城的9楼的一家服饰店内,摄像头正在市民吴女士的头顶上方拍摄。“本来就是来逛下街,根本没想到自己被 了。一想到背后无数双眼睛盯着你,真的很恐怖!感觉自己像在 裸奔 。” 得知自己被“”,吴女士之余非常生气。

  在成都锦绣华都小区,摄像头对着小区门口进行24小时直播。淘宝将推VR直播 用大数据实现智能分发在这个区域内,可以清晰地看到摆放着的幼儿游乐设施、摩托车、电动车,还能识别出不远处小区底楼的茶房,以及在墙壁上的广告。

  记者调查发现,在“水滴直播”平台上,还有很多更为私密的场所也在“全国网友的眼皮下”。比如酒店大堂、短租公寓、内衣店、盲人按摩店等。

  昨日上午,记者点台中的商家频道,搜索关键词“内衣”,可以看到有10多家内衣店在进行实时直播。在江西一家名为“贵丽人”的内衣店内,头顶的摄像正对着挑选货品的顾客,但顾客对此似乎并不知情。这家店“吸引”了2301个关注,共有29万人看过。

  而在另一家“梦馜”内衣的直播里,虽然画面模糊,但可以较清楚地听到顾客和店主的谈话内容,平台显示累计观看量近13万次。在直播下方的留言里,一些猎奇的“吃瓜群众”表示:看直播比看电视剧还要精彩。

  谷明是四川南充市一家盲人按摩店的老板,到目前为止,已有超过45万人通过“水滴直播”观看过谷明发布的店内画面:摄像头对准了按摩店内的三张床位,一位女顾客躺在画面下方的床上,在靠近门口的地方,还有一位顾客正在进行按摩。谷明告诉记者,因为自己和妻子都是盲人,安装摄像头主要是为了店铺,在网上直播则是因为觉得“这是一种宣传方式”。

  当记者询问是否会告知每一位进店顾客正在公开直播时,谷明说一般没有主动告诉他们,“如果有客人看到摄像头问起了,当然会给他解释。”对于将按摩店内的上传至网络的行为,谷明不认为自己构成侵权,“我觉得按摩店是公开的(区域),而且也没有违法乱纪的事情。”

  据记者了解,“水滴直播”属于奇虎360公司旗下产品,用于直播的摄像机为360智能摄像机,价格在100-400元之间。用户购买摄像机后,在手机APP上注册登录并选择“连接我的摄像机”之后,就可以在手机上看到摄像机拍到的画面。

  对于直播视频是否侵权,记者联系到“水滴”平台相关负责人赵平,她表示 “摄像机默认是只有机主才能看到画面,也就是关闭了水滴直播功能,所以是否直播功能完全由用户自己决定。”

  “水滴”平台在其回应中也着重强调,如果想进行直播,需要额外三个步骤以“确认开通直播协议”,因此“用户不可能在不知情或者误操作的情况下画面分享出去”。

  2015年,了一家名为“俺瞧瞧”的视频直播网站,全国多个省份普通人衣、食、住、行的视频被24小时直播,从街景到用品店都能随意“”,而被者大都对此一无所知。

  一个IP地址在俄罗斯,名为Insecam的网站收集了73000多个网络摄像头直播片段。网站声称可以连接全世界的IP地址摄像头,这些摄像头位于停车场、商店,电梯口,甚至存在于起居室和卧室。记者登录该网站发现,我国共有700多个摄像头可以被随意观看。其中搜索“成都”的结果有7个,其中一个甚至疑似拍到了某个私人住宅的场景。

  根据页面介绍,该网站号称本意是提醒人们注意信息和隐私安全以及安全设置的重要性,“之所以能看到这些视频是因为它们没有任何密码。”

  针对直播平台方的说法,四川大学院副教授刘畅认为,平台的义务首先是进行前期审查控制,比如实名认证上传者。如果发生侵权行为,能够给人提供侵权人的真实信息。另外,平台应该在显著设置针对用户和直播内容的行为准则要求,“用准确无误的语言让每一个人都能理解到”。

  当然,要审查每一个视频内容非常困难,所以刘畅平台建立一个举报机制。一旦收到举报,立即采取相应措施保障普通人的。

  刘畅告诉记者,如果是需要公共安全的区域,比如酒店走廊、电梯,安装摄像头本身是法律所允许的,但这里涉及是否“合理使用”的问题。“如果拍摄的内容未经被拍摄者许可就直接上传至网络播放,就可能涉及对被拍摄者隐私权和肖像权的侵害。如果还将直播用作商业用途,那就已经构成侵权。”成都晚报记者 王雅妮

相关推荐